【嘉金】神名下的愚者

【嘉金】非典型ABO

申明:他们不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不清不楚的暗恋,唯有色情保持着纯真

OOC预警

 

设定:

历届凹凸大赛的参赛者多为Alpha和Beta,Omega稀少。

所以单身Alpha解决发情期时:

1.常规型,还撑得住就买抑制剂

2.随便型,找个Beta就好

3.土豪型,地下交易所购买Omega结合权

4.丧心病狂型,紧急情况下和Alpha干♂两架(通常没人这么干,因为发情期比较燥,加上体质问题,双方都很痛啊)

 

 

以下正文

 

繁星伴着狄安娜统治了半边恬静的苍穹,而天际的日光之海波涛暗涌,明与暗最美妙的色泽不分彼此,渲染了整张画布。

不过与凹凸大赛的美景最相衬的,依然是无休止的征伐。

“轰!”

一声沉雄的轰鸣在天地间炸开,瞬间,排山倒海的脉冲携着王者的威压涌向四面八方。

“嘉德罗斯!你这该死的疯子!”冰冷的声线带着压抑的愤怒响彻岩石山谷。

任谁在睡梦中被狂躁的杀意惊醒都不会开心,更何况美好的一天睁眼居然不是竹马的可爱睡颜,而是来自疯子的恶意。

不可理喻!

“哇!又打架吗?”被格瑞踢飞的金趴了一会才后知后觉地狼狈爬起,然而他骨骼惊奇,连帽子都没掉。

“真是,才几点啊,扰人清梦。”金委屈地抱怨着,一边打哈欠一边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间被一抹逆光的金色所吸引。

烟尘上空,嘉德罗斯立足于崖尖,居高临下地凝望着沧溟中有些毛绒绒的金,反常地没有开口挑衅。

“祖玛,老大最近有点燥啊。”雷德踢了踢被殃及的凄惨怪物,暗叹又一堆大罗神通棍下的倒霉鬼。

“太阳都没起他就醒了,睡懒觉的好日子到头啊……哎。”他蹲在地上画圈圈诽腹,明明以前嘉德罗斯大人才是起得最晚的那位,现在却轮到他们每天被强行叫醒,陪着打怪泄火或者被打。

准确地说,被虐得一把血一把泪的只有他,祖玛就安静地站边上。

“大人的起床气加重了,居然持久到跑那么远来找格瑞,虽然持久对男人来说是好事,但加成在起床气上还真是任性。”

所以,青春期的男孩子早晨精力充沛呀!

就像现在——

“哇啊!”被抛飞的家伙张牙舞爪地划出一个圆润的弧度。

“喔,飞得好高,又在大人面前作死哟小子~”

“话说,我发现最近到处都能看见他。”

雷德回想了一下,自从嘉德罗斯大人燥起来,金的出场率明显提高,与其说是他活跃过头,不如说是大人老去低级地图瞎转悠。

念即此,雷德玩味地勾起嘴角,眼神微妙地锁定金发蓝眼的少年打量一番便又吊起死鱼眼絮絮叨叨,懒散的样子活像在围观斗蛐蛐。他身旁的蒙特祖玛依旧没接话,视线始终追随着沉沦于风暴中心的金发王者。

“锵!”打斗不断升级,Alpha的信息素泾渭分明地对峙着,直到失控。

……

“下次我会斩断它。”格瑞察觉到死对头的反常,于是迫切地想带着金离开。

毕竟嘉德罗斯本就是危险人物,现在临近发情期,只会变得更加危险,他没把握在失控的嘉德罗斯手下护住金。

而且,不知是否为错觉,他总觉得那双目空一切的金眸内倒映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就让我见识一下。”

凉薄的语调扩散在空气中,却如同将泡腾片扔进水里,扭曲变形的空间越发躁动。

处在高地的雷德眯着眼睛站起来,耸了耸鼻子,在干净得冷冽的晨雾中捕捉到一丝弥散的硝烟,就像宣纸上的墨渍一般清晰。

嘉德罗斯大人的信息素爆发了,这么远都能闻到,真是不妙。

“Alpha的信息素party,啧啧,大人也有那几天呀,祖玛,该怎么办呢?”雷德偏过头,贱兮兮地想和蒙特祖玛咬耳朵,然后不出所料地被少女推开。

“管好你自己就行。”

“真无情呐,祖玛。”雷德看着蒙特祖玛藏在阴影里的侧脸,略带遗憾的话语被席卷天地的轰鸣吞噬。

果然,Alpha终归孕育不出柔和与包容,只有那个少根筋的笨蛋是特殊的。

嘉德罗斯大人大抵就是这样被吸引了……

“肆虐天地吧——大罗神通棍!”嘉德罗斯抡动擎天的大罗神通棍,迅猛地朝格瑞砸下。

圣空星之王释放的疯狂气势压得空气也为此沸腾,他身后彻底升起的灿烂千阳映透了星空,炽热光辉裹挟着浓稠的信息素爆发,将所及之处皆化作王者的疆土。

金呆愣地望着天空的战斗,兵器碰撞所交织出的画卷绚烂得犹如地狱之阀洞开,硫火翻涌而出,焚毁了天幕。属于Alpha的敌对本能让他被迫激发出信息素对抗,但每一次呼吸,鼻腔里都充斥着蓬勃的硝烟味,浓烈得血肉也要燃烧起来。

“嗡——!”

刺耳的音爆声尖啸着包裹了他,压迫得耳膜生疼,那一刻,拥挤而浩大的世界空荡得有些失真,唯一跃动的只有火种般恒久闪耀的灿金色。

金攥紧胸口的衣服,不由自主地吐出那个王显露世间的名字。

“……嘉德罗斯……”

有什么东西霸道,蛮横地在心上敲了一下,连灵魂也一同震颤起来。

Alpha也会对Alpha臣服吗?

或许……

错觉罢。

 

---------------------------

 

赤焰山

月亮泛着玉色,宇宙僵卧在夜的阴影下,暖风早吹散了黑云,夜的阴影如厚幔般包裹了金发少年。

嘉德罗斯眉头紧皱,呼吸有些紊乱,眼睑下的阴影随着轻颤的睫毛微微抖动。

他沉溺在梦境中,信息素不安地释放出来,标记了一圈私人领地。

“大人。”蒙特祖玛靠近,想要唤醒睡得一脸不安的嘉德罗斯。

“嗯?”凌厉的视线瞬间扫向绿发少女,狭长微挑的金眸半睁,被赤焰山的火光染上剔透的薄红,像是孤独徘徊在荒野上的幼狮。

远处的雷德挠挠头,觉得烦躁中的嘉德罗斯大人可能又要找他进行肢体对抗的起床活动。

然而他的脑内构想并没有发生,对方撑着头数星星去了。

好险好险……

 

嘉德罗斯撇着嘴,即使身处烘炉般的环境,那些该死的梦也折腾得他有些发冷。

梦的一切,简洁为单调的灰白,黑暗在他的血脉中搏动,银轮之下是偌大的冰原,那苍穹仿佛是极地在月光下幻化的灵魂,每一粒冰尘都是寂寥的证明。

他甚至荒诞地感到自己并非万人拥戴的王,而是困在静寂湖面上的幼狮,唯有四周降落的雪霜相伴。

 

形单影只的话,连承载思念之情的人都没有……不管如何呼唤,在寂寥深处,始终无人回应,但哪怕再微弱,都好过于无。

 

“大人?”蒙特祖玛在嘉德罗斯旁边坐下,虽然她不明白目空一切的少年为何陷入了讳莫如深的悲伤,但她依然会尽力抚平那些伤口。

“嗯?”金发王者审视着掌心的断纹,试图看清指尖流逝了什么。

“您在想武器断掉的事吗?”

“有点。”

“那您大可不必担心格瑞,您总会赢的。”

“我知道。”

或许哪天之后就不会再见到,像那些消失的人一样。

……才九年。

他那喧嚣尘上的名字背后便铭刻着无数静默者的怨恨,每当他唏嘘着回忆曾经,就只有溺水般的失重感和模糊而刺目的白光,以及三途河川的猩红。

荣耀,仿佛低语着无上的代价。

但这不代表他不渴望拥有美好的事物,比如,他对纯净怀揣着一些肮脏的念想。

在心底大方承认了自己的欲望,嘉德罗斯开始仰头盯着奋力抬高夜空的星星们,努力的样子让一张心心念念的蠢脸在他眼前闪过。

怎么形容好呢?

阳光晕染的灿金,贝加尔湖的蓝,流光溢彩的虹膜?哦,还有白痴的笑容。糅杂在一起,熟悉得像是他每一个梦境里仅剩的彩色——

美好得不真实。

所以嘉德罗斯有时搞不懂,生于这个熹微的时代,参赛者们都深陷生命之火中兀自吹弹,玩火自焚,为何只有金在凹凸大赛中还那么纯净,天真到恍若那些自己撕碎的,强迫着吞到胃里,融入骨子里,灵魂深处的肮脏欲望和黑暗现实都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可一个Alpha,怎么能拥有Omega的属性?

还有阳光般带着甜味的信息素?

莫非?!

一时间,嘉德罗斯浮想联翩,早已按耐不住的硝烟味也兴奋地随着欲望升腾而起。

想占有,想污染,想毁灭,也想拆吃入腹……他诞生以来,第一次如此口干舌燥。

“啧。”

嘉德罗斯不爽地把体内的躁动压下去,但内心的抑郁已然被名为金的少年抚平。

明明只是个渣渣……

“大人,您需要抑制剂吗?”蒙特祖玛严肃且勇敢地问道,远处缩着的雷德自愧不如。

“……我忍得住。”

“您需要我去地下交……”

“不,该睡觉了。”

但您刚醒啊!

“……”蒙特祖玛表示思春期少年的心思她不懂,未来还真是任重而道远。

 

                                                   TBC


三轮车晚点再发,我超级认真地在开


以及,

想过金是Omega,因为又不看说明,所以同意在系统记录信息素,然后出现在交易所的名单上。

于是九岁闻到了熟悉的味道,然后金就稀里糊涂地被传唤到交易所。

接下来,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嘛,这个找时间写╮(─▽─)╭因为还有别的梗排队

以及,我懒,不准催我ヘ(*・ω・)ノ

    

评论(3)
热度(89)
 
 
 
 
 
 
 
 
 
© Promethe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