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金】神名下的愚者②

啊,我才发现石墨的连接还要权限,还重来发……


码了好久,但我开着开着嘉九岁有点神经质,改不回来了

不要打我!


上一章


Chapter Two

  

阴郁的天空漆着灰蓝的釉质,风雨欲来袭的燥热肆意地侵袭了大半个赛场。

嘉德罗斯握紧裤兜中的抑制剂,金眸遥望着大厅一角——金发蓝眼的少年正开怀地与同伴交谈。

他远远地观望,心底的声音不紧不慢地撩拨着隐秘的欲望。

这笑容真刺眼。

很快,他被撩拨烦了,鬼使神差地跨出一步,但他过于慑人的眼神引起了少年的注意,他转头看过来,他便有些窘迫地停下,恢复了狂傲的姿态。

可他盯着对方衣服下隐约露出的腰部肌肤,该死地想过去。

“轰隆!”

突如其来的闪电撕破了远方承重的灰暗天幕,天际的风雷声传到这里化作幽幽低喃。

他感觉更烦躁了。

渐渐地,大厅里的人越来越多,闷热的气氛和交杂的信息素让他犹如身处荒漠,扑面而来的热浪不断烘烤他即将崩断的神经。

“哇,好闷,干脆出去好了。”金抬手扇着风,试图给自己降温,但遗憾的是并没什么用处。

“外面快下雨了!”紫堂幻提醒他,并不想在这样湿乎乎的天气出行。

“没事,就出去散散步嘛。”

“好吧,别走太远,省得淋湿了生病。”

“拜。”金飞一般地冲出大厅,逃离了那个嘈杂又烦闷的环境。

“啧。”一直锁定少年的金眸随着他离开的身影翻涌起来,眼底潜藏的幽暗似乎找到了豁口,兴奋地想要发泄。

“……别跟着。”犹豫半晌,嘉德罗斯拉起围巾,甩下一句话头也不回地飞速离开。

“嘉德罗斯大人!”蒙特祖玛急忙想跟上,但雷德眼疾手快地拖住她。

“放手!”

“不放,你要瞎掺和,大人发起火来又是我的锅。”雷德抓着少女的手腕,懒洋洋地目送嘉德罗斯远去。

他可是知道,嘉德罗斯手上不止抑制剂,还藏着些别的小玩意。

“哼!”蒙特祖玛不甘地冷哼一声,有些愤懑地甩开他。

“得了,别担心,至少大人是个移动的硫磺炸弹,就算在这阴雨天他们也不会遇到蛇。”语毕,雷·作死·德哈哈大笑起来。

“……”

 

金抛着矢量箭头在自由丛林里乱转,心满意足地呼吸着清新许多的空气。

“轰隆!”

反射性地缩了缩脖子,金抬头望着天空上堆积的厚重云层,决定找个小山洞避雨。

他凭着直觉发现了一个不错的幽深洞穴,内部不算潮湿,似乎是某种怪物的旧巢。

正当金打算好好观察这个洞穴时,一种让他心惊肉跳的危机感袭来。

“谁?!”他猛地转过身,摆出战斗的架势。

“嘉德罗斯?”金有些疑惑地看着金发王者,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他身后。

嘉德罗斯淡漠地看着他,一言不发,略显嫌弃的视线像是在审视即将捕获的猎物,锐利的金眸鹰隼般压迫感十足。

“你有什么事吗?”金试探地问着,他想起格瑞的忠告:远离疯子,不要作死,尤其是最近。

嘉德罗斯皱起眉,并不打算回答,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金感觉到嘉德罗斯的反常,内心有些慌乱。

对方没有带追随者,孤身前来,平日里张口闭口地渣渣,今日却莫名安静。

令人窒息的冗长沉默中,独属于嘉德罗斯的硝烟味逐渐攀附上他的身体,不留缝隙地包裹住他,那硫火的气息缠得很紧,以至于体内的信息素不安地咆哮起来,想要挣脱束缚。

咚!

金发王者终于迈出步子,狠狠地踩在他的心跳上,势若万钧。

金咬着唇瑟缩了一下,他讨厌应付这样的场面,因为他不太会猜测别人的心思。

“你要打架吗!”他不自在地憋出一句,想要打破僵局。

“你想死吗。”嘉德罗斯没啥耐心地反问。

一个渣渣,还妄想对抗他?

他已经够烦躁了,心里拴着的欲望不断刮擦着笼子,这渣渣还在这节骨眼来挑衅他。

“你站住!”金紧张得不行,他没有感觉到任何杀意,可求生本能一直在疯狂拉扯警铃,响得惊天动地。

嘉德罗斯冷哼一声,依然在靠近,一步一步地压缩着对方的私人领地。

他周围的信息素逐渐沸腾,心湖却奇妙地平静下来,矛盾地纠缠着,越演越烈,让他升起一阵恶毒的快感。

近些……再近些……

“我没招惹你!”金慌忙后退,顺手就将矢量箭头扔了出去。

“哼!真不像话啊,渣……”力道弱得连攻击都算不上,嘉德罗斯懒得躲。

“咔擦!”没躲开的后果是,裤兜里发出一声不妙的脆响。

金瞪大了眼睛,空气里飘散的味道他挺熟悉——抑制剂。

“你,发情期?”他傻住了,呆愣愣地脱口而出。

“……”

嘉德罗斯低头望着湿透的半边裤子,金眸里燃起愤怒的金焰。

这个距离,回不去……

“渣渣你找死!”

抑制剂的消失,终于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他心底的压抑如脱缰的野马一般,本能地释放了所有的犹豫纠结。

被长期压制的发情期总算得到了机会报复,疯狂地反扑,撕扯理智。

虽然猜想没有得到证实,对方不是伪装的Omega,但即使是个Alpha,今天也得雌伏在他身下!


三呀三轮车


外面吹刮的寒风带着湿润的泥土气息从洞口进来,伴随着鼓噪的雨声。唯一的照明来源是不大的洞口,依稀可见,被撕成碎裂的黯淡星辰陷入霞光里。

洞穴深处没有光线的黑暗严丝密缝地包裹住他,不远处树林影影绰绰,飘摇得像是幽灵,他有种有什么东西在暗中窥伺,嘲笑他可悲模样的错觉。

金望着洞口,听见了鸟鸣,像是骊歌又像是挽歌。

而后,一切归于混沌与黑暗。


                                                                                                    END


幕后小剧场

  嘉九岁:“听说你对我很不满?觉得我一个硫磺炸弹不仅任性,还有起床气?”

  雷德:“怎么可能?谁说的!我保证不打死他!”

  嘉九岁:“祖玛,他要打你,揍他!”

  祖玛:“是,那我不客气了!”



评论(15)
热度(95)
 
 
 
 
 
 
 
 
 
© Promethe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