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金】秋と不死鳥①

之前的楔子——诗和设定

OOC预警

Chapter One   秋天、诗人、鸟

 

愿我目光所及之处,皆是你的天空。

 

夜晚的星光已燃烧殆尽,晨曦在东方的云边上镶起了金线。

石榴树上的云雀唱起催醒的晨歌,叫醒了包裹在温暖软壳中的世界。

“哈啊——”

一只纯白的大鸟伸长脖子,抖了抖晨辉下有些软绒绒的羽翼。

今天的和平之城也是如此美好啊!

“早安。”裹着头巾的矮小老者站在树下,慈眉善目地朝他招手,如同这两个星期以来的每个早晨。

金扑棱着翅膀落在狮子雕像上,期待地望着老者的布袋,碧蓝的眸子圣玻璃一般澄澈。

老者轻笑着摸摸大鸟的脑袋,将刚摘下来的新鲜乳香取出,摊到金的面前。

“咕。”白色大鸟垂下头,发出温和的鸣叫。

“我今夜得出城了。”老者看了他一阵,叹息地开口。

金疑惑地抬头,不解于突如其来的告别。

“哎,本想在这和平之城定居,等哪天真正准备好了,与老朋友下盘棋便离开。”

“……但我昨夜听见他的号角声,带着死亡,战争,沿着我走过的地方找来。”

老者拨弄着怀里古旧的五弦诗琴,摩挲起板面上趋于平滑的雕纹,眼里盛着旧时的草长莺飞,那些橡木与朝露。

“我找了半生的答案,终于老啦,该得到平和与宽恕了,可命运还是老样子,无聊又残忍。”他轻拢琴弦,瞳孔倒映着鸟儿困惑的模样,苍老的脸上流露出固执又解脱的表情。

“咕咕?”

金歪头望着老者愈加浑浊的灰蓝色眸子,被提及的战争死亡像是瞳底翻涌的泥沙,在光影下掀起他看不懂的虚像。

他想安慰对方那讳莫如深的悲哀,可那样湛蓝而深邃的同系色让他眼中的碧蓝天海也被轻易地感染了。

“咕……”

你不能对人类说话。

金的记忆中牢牢印着姐姐的声音,只能遗憾地轻声咕哝着,拍打了几下翅膀,试图转移老者的注意。

“咕噜咕噜。”远处传来车轮滚过青石地面的声音,路经此城的商人们交谈着,邻国的轶事便入了金的耳朵。

“和平之城也要不和平啦,以后不走这还得多备点税钱。”贵妇人摇着羽扇,叹息地望着车外颠簸着逝去的风景,语气平淡,宛若流浪诗人总是吟诵世态炎凉。

“怎么?”旁侧的男人称着她的心思随口问道。

“我听说波斯帝国要出征来犯,因为小王子想要和平之城作为生日礼物。”

“如此大张旗鼓,假的。”

“谁知道,反正距离他的生日还有两个月。”

“啧啧,要是真的,波斯国王还真宠儿子,肯派兵打破当初的和平誓约。”

“不,他们说是小王子自己一个人上阵,这样不算破坏誓约,简直是我听过的最好玩的笑话,莫非一个八岁的孩子觉得自己快九岁了很了不起?”

“哈哈哈哈,他一个屁大的孩子有多大能耐,我都能掀翻!”

“嘁,你们忘了誓约内容吗?不算破坏的话,说明王子殿下可没有波斯的血统,天知道是不是半神。”

“想多了,诸神时代早灭了。”

“嘛,反正与我等无关。”

金愣愣地听着那些交织在一起的声音,没法当做玩笑一笑了之,而是当成噩耗。

他没见识过战争,不知其可怖,但他知道想安定下来的老者要因此继续流浪。

“鸟啊,陪我在这城里唱完最后一天吧。”老者慈爱地抚摸着暖烘烘的大鸟,是他向来喜爱的鹰的模样,洁白的羽毛,宝蓝的眼睛。

他寻觅已久的纯净,回忆,希望。

若有一日,能见到凝滞的日轮,听到记忆中的歌声……

老者失笑地摇摇头,抱着诗琴跨过通草芦木,金便站在他的肩上随他穿过嘈杂的集市,越过悠长的石桥,经过恢宏的神殿,在大街小巷唱着无人应和的歌谣。待到天光暗淡,他们回到熟悉的海滨,晷针的影子已在圆盘上静默地划出一道圆弧。

“诸神陷落在永劫的黄昏,波斯的新神重启了诗篇。”

枯瘦的手指弹奏着怀中诗琴,金一如既往地静静听着老者吟唱。

“菲尼克斯的末裔啊,彷徨和迷失是遗忘的代价。”

菲尼克斯?

菲尼克斯……

明澈的双眸染上厚重的迷茫,金望向灰蓝的天空,时光与岁月的苍穹,觉得熟悉而隐秘。

就像面容模糊的姐姐,尘封的空洞洞的言语,如枷锁一般锁住他,却又温柔得让他不敢挣脱。

所以,遵从着姐姐的告诫,金一直生活在这里,不去探寻自己从何而来,将要飞往哪里,他只是长久地,长久地在等待,等待未知却既定的命运。

“直至这一世的终焉。”

老者悲叹地唱罢,放下诗琴,转而抱起白色大鸟,轻抚他尚未丰叟的羽翼。

“这里很快会发生战乱,我得走了。”

“……你也走吧,去寻你的答案。”

“咕咕。”

金矛盾地盯着海面,奄奄地耷拉着脑袋。

他不想告别,他想离开。

和老诗人一起,去外面的世界。

可老诗人并不想与他同游,姐姐的话也宛如律令,一字一句像戒箍般勒在他头上,不断鞭挞那些渴望外界的念想。

金纠结地抓挠着老者的手臂,靛色的布料被爪子扯出了些毛绒的线头。

“鸟,海滨外的世界很大,我见过曾经支撑世界的巨树,火马拉着的黄金战车,装满黑暗的匣子,消失的银血角兽,海底的城池,长满青苔的破败方舟,不倒的精灵灯塔……”

“这是一次探险,危险,也有趣,我看到了神奇的真相。”

老者凝望着天际,目光并不深邃,却望向了无限。

金兴奋地听着老诗人讲述他发现的宝藏,小脑袋里升腾起装着小小世界的无数泡沫,让漫天的条条画画勾勒成形,连天上的乱云都被交相来去的秋风揉成奇幻的风景。

他仿佛看到了自己如冒险家一般翻山越岭,去寻那彩虹桥下的星辰大海,亲手给脑海中的宝藏涂上他不曾见过的颜色。

“谢谢你陪我那么久,我也该道别了。”老者遗憾地放下金,重新拿起五弦诗琴,“走前赠你首曲子,作我的谢礼。”

“崆——”

“希望这里拉奏出来的曲子带着赫尔墨斯①的祝福。”

金怔了一下,默然地闭上眼睛,当那骊歌唯一的听者。

一如从前……

他听到了,希腊神祗寄托在里拉里低浅的呢喃,尤克特拉希尔倒塌的残响,底海的灵魂之音,幽灵的蛊惑,还有火焰焚天的声响。

浑身都快燃烧起来——

他那么渴望。

“菲尼克斯。”

老者低喃着不死的圣名,眼睛前所未有的清明。他欣慰又伤感地凝望着,白色的大鸟腾空展翅,唱响了湮灭在神史中的赞歌。

他循着记忆,看到天际的日轮凝滞在海面,陈暮的光辉遵从赫利俄斯②的命令而盛放。在这寂灭晦暗的海滨,生命之海的巨大波浪中飘荡着咒语,在天幕上刻下了太初的预言。

一切,与灵魂中的记忆重合。

……

“咦?”金站在雕像上呆住了,满脑子回荡着一句话:他忘了姐姐的话。

他唱歌了,他违背了姐姐,他打破了戒律,他是坏孩子……

但是,他打破一次了,是不是可以有第二次?

这样他就能去外面了……

“是那只鸟啊!!快找!”

“抓住它!!”

远处隐约传来激动的吵闹声,人们零碎的脚步逐渐逼近。

“你必须走啦,这里容不下你。”老者和蔼地笑起来,摸摸大鸟的头。

“啊?”

“他们会来抓你,拔掉你的羽毛,永远关着,所以你得逃到外面去。”他眼里闪动着些微狡黠,并不诧异金会说话的事,只是带着老年人的经验提议。

“我我……”金反应过来后,慌张地开口,又立马心虚地闭嘴。

老者把装着乳香的小布袋系到金的脖子上,抱着他走到堤岸边。

“趁着还在岁首、此世,去努力飞吧,金。”

“若是可以,愿我目光所及之处,皆是你的天空。”

被扔出去的金本能地展开翅膀,疑惑夹杂着惊喜和不安,剧烈翻滚着充斥了胸腔。

“一直朝这个方向飞,你会看到波斯的王宫。”

老者朝他挥手,深蓝的瞳孔中交织着期待和解脱,那里面藏着的巨大希望让金不愿再回头。

金,若是可以,愿我目光所及之处,皆是你的天空。

少女的声音回荡在耳边,如逆风一般拂过纯白的羽毛。

金甩甩头,脑海中浮现老者的话语,像是一个不容置疑的借口,契合着他心底的声音。

我要逃,我不想被抓住。

所以,就算去了天涯海角也没有关系吧。

如此辩解着,金释然地看向天空。

这样的苍穹,像姐姐,也像那个老人,深重的,熟悉的。

回溯着命运节点般的两个星期,他突然看清楚,老诗人悲哀而期许的眼瞳中倒映着什么

——

他看到结束的秋天。

看到了自己。

                                                    TBC

菲尼克斯就是Phoenix,不死鸟

①诗琴的别称是里拉,由希腊神祗赫尔墨斯发明,而赫尔墨斯是个指引迷茫之人的神

②不死鸟唱歌时,太阳神也会停下战车静听

   而赫利俄斯,是正统太阳神,虽然在神话晚期总是被人们和阿波罗搞混,但其实他从出生起就是太阳神,太阳战车啥的都是他的专利,阿波罗都没驾过

评论(2)
热度(36)
 
 
 
 
 
 
 
 
 
© Promethe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