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金】论如何应对一个中二的灵魂伴侣①

他们不属于我,属于彼此

 

高中(旧设外形)→大学,可能按了快进键

 @密码是啥来着 

赶紧先道歉,我的天啊,我到现在才兑现,以及,帅帅的旧设嘉总被我写得中二又骚包,我错了!

然后,小天使元旦快乐呀!(赶快原谅我)

 

灵魂伴侣梗

每个人诞生在这个世界上时,脖颈后方都有一行字,这是你的灵魂伴侣会对你说的第一句话。

根据说话情绪,大小颜色不同。

 

 

如果爱情是本故事书,那么灵魂伴侣的相遇必然出现在书的第一页,而书的结局,会像童话般美丽。

 

——

 

嘉德罗斯将视线从雷德的绘本上移开,撑着头观察起窗台前摇曳的暗影。

 

粗糙木纹上,两只鸟形的剪影在日光变幻下逐渐倾斜,缓慢而坚定地靠近。

 

脑海里一瞬间闪过“美丽”的结局,他便出于本能地呼了一巴掌。

碍眼。

 

“怎么了?”

“有苍蝇。”

 

……结果还是凑一块儿了,一半的身子融在他手背上,在暖风中哆嗦着嘲笑他。

任你肆虐天地也别妄想阻止某些既定事实。

 

果然,灵魂伴侣,命运绑定什么的,最讨厌了。

 

嘉德罗斯冷哼一声,手指下意识地攀上了后颈。

 

这种玩意儿,他不感兴趣,也不需要。

 

至于美好开头和结局?

 

他一个向来信奉暴力至上的家伙自然和童话绝缘,连脖子上的字都从出生起就否定了浪漫的邂逅。

 

想想吧,不同于别人的‘你好’‘我是XXX’,纯粹是一堆歪七糟八的红色儿童体——

 

“渣……渣,竟然说我是渣渣!”

 

后半句加粗的字特别大,以致于那个白痴怒吼出来的内容差点围了他脖子一圈。

 

所以,嘉德罗斯每次照镜子都觉得勒着个骚亮的颈饰,后面连接的灵魂纽带则像根无形枷锁。

 

你问他为何说得那么文艺委婉?完全是因为雷德幼年犯蠢,作死地侃了句:搞得和狗链子一样嘛,哈哈哈。

 

淦!你找死!

 

自那以后,认定是奇耻大辱的嘉德罗斯买了几十条不同厚度长度的围巾,春夏秋冬都不取。

 

啧,要是和那家伙的生命轨迹是平行线就好了。

 

如此抱怨着,嘉德罗斯极度不爽地扯了扯围巾,黑色的细软布料和发烫的肌肤紧密相贴,盛夏的烦躁也随着后颈粗红的字体一同隐匿起来。

 

他又平和地度过了一年。

 

“老大,隔壁来了个转校生诶。”

 

转校生?

 

捕捉到这个字眼,嘉德罗斯心中莫名泛起些微妙的反感。

 

“听说是个金发碧眼,特别可爱的矮小子。”雷德在胸口位置比了比。

 

“还是格瑞的发小。”

 

条件反射地构建了一副人物肖像,敏锐的第六感顿时激起他一身鸡皮疙瘩。

 

怪不爽的,就像刚给大罗神通棍刷完漆,涂料还没干就粘上个猫爪印。

 

“你不去看看?”雷德扯出一个想去整蛊整蛊的恶劣笑容,询问着金发少年的意见。

 

“不了,你去让那群虫子闭嘴。”

 

“哦斯!”

 

转头看看墙上的挂钟,10:30,老大的午睡时间。

 

“别搞事。”

 

雷德嬉笑着领命,快速的处理方式没让其失望

——

“嘉德罗斯说!你们这群虫子都闭嘴。”

 

此话一出,全班安静如鸡。

 

啧啧,老大的凶名一如既往,直接抬出来比啥令箭都管用。

 

雷德深以为然地扫视了一圈,身旁的祖玛别过头,再次降低了自己的存在感。

 

“嘉德罗斯是谁?他凭什么侮辱我们是虫子!”

“咦?你们怎么都安静了呢?”

 

少年懵懂的声音突破重围,雷德怔了一下,微一歪头就瞧见了撮金毛。

 

啊呀呀,今天竟有刁民在场,都不懂察言观色吗?

 

“金,小声点啊!”

 

“为什么?你们不过去找他理论?”

 

“不,记着,凹凸学院生存法则第六条,他的午睡时间别整出动静。”

 

“才几点啊?他小孩子吗?那么嗜睡?老师上课怎么办?”

 

一堆问题连珠炮一般糊在紫堂幻脸上,他不安地扯了扯衣角,极力想让对方闭嘴。

 

嘉德罗斯快只手遮天了,老师也不想惹他啊,金!

 

“我去看看,真是一点礼貌都没有,你去不?”

 

“Σ(ŎдŎ|||)……”

 

雷德望着人群中间义愤填膺的少年,摸起了下巴。

 

格瑞的发小,看起来不是软骨头,总觉得……嗯,有些可怕的麻烦要降临了。

 

“你哪班的?”

 

“1班,怎么,你想找茬?”雷德还在上下打量金,想找出直觉预警的根源。

 

“找茬?明明是你们挑事在先!”

 

“哈哈,新来的,你问问你的同学们,谁赞同你?”

 

金皱着眉转头,周围的同学们都理所当然地保持缄默,摆出一副习惯被剥削,生活在食物链底端的模样。

 

而紫堂幻已经颤颤巍巍地摸出手机,翻找校医备注。

 

这么严重吗?你们都不敢看我,还打医务室电话?好像我会怎么了一样。

 

他撇撇嘴,刷地起身拨开雷德,径自迈向楼梯。走到讲台前时,余光扫到了一盆油绿的芦荟,突然担心起银发支棱的发小。

 

记得格瑞在楼上2班,那每天都发生这种恶性校园霸凌的话,他是不是过得挺不容易?

 

哎,生活艰难,改天再送他盆芦荟吧……

 

金一边思维发散一边遗忘刚才的初衷,走到楼梯转角时脚步放慢不少。

 

等他不知不觉踱步到2班后门,1班门口——

 

“砰!”

门板被猛力踹开,一阵冷气迎面袭来。

 

嘉德罗斯拧着眉瞪视眼前矮小的渣滓,鎏金瞳孔里凝固着冰冷凌厉的色泽,神情凶恶得连空气中的暖光也被切割出锋锐边廓。

 

一分钟前,楼下安静下来后他就听见隐约对话声,当少年因愤愤不平而拔高的嗓音喊出自己的名字时,他僵了一下。

 

明明并不清晰,却颇具穿透力地刺入脑海。

 

他竟产生了一丝见鬼的冲动和心虚……

 

嘉德罗斯烦闷地抚上后颈,脸色越发难看,让周遭的学生更加噤若寒蝉。

 

他预感到有什么东西伴随着山呼海啸冲他而来,这些年遮掩的,否认的,忽视的都将在眼前破土而出。

 

终于,他暴躁地拉扯着围巾站起,踩着自己有些变调的心跳声离开,唯恐避之不及。

 

可还是晚了。

 

他与他,一门之隔。

 

……

 

感受着阳光打在脸上的力道,金抬眸望着逆光的少年,对方倨傲的影子几乎将他完全罩住。

 

少女粉头箍,袒胸露背,包子脸,黑色星星,大夏天还戴围巾?

 

一连串吐槽拼出一个人名,他直觉眼前的拽金毛就是那不可一世的嘉德罗斯!

 

“你这渣渣不配和我说话。”

 

嘉德罗斯见金发碧眼的少年准备找他理论的蠢样,不耐地打算扔出去。

 

“渣……渣,竟然说我是渣渣?!”被莫名其妙的中二家伙藐视,金想都没想就气愤地脱口而出。

 

这句话……原来是你吗?!

 

嘉德罗斯被这晴天霹雳刺激得金瞳骤缩,内心阴云密布。

 

少年愤怒的声音如同一支红色蜡笔,一笔一划地在他颈后描摹,让那发烫的红色烙印快将围巾也烧起来。

 

平和地度过了一年……咔擦!

 

似乎从立FLAG的那一刻起,洛基就打算和他开个拙劣的玩笑,把他推到了命运的织网上,彻底击碎盛夏之雪的美梦。

 

不管他愿不愿意,承不承认,那条“狗链子”,拉扯着他。

 

“……你……”

 

金条件反射地望着金发少年,呆愣着,像根岌岌可危的分洪砥柱。

 

“嘉德罗斯!我、我终于……唔!”金经过短暂的惊讶,确认后迅速兴奋起来,在阴影下邃蓝的眸子里星辰闪耀。

 

他猛地扑上去想抱住自己新出炉的灵魂伴侣,但下巴那传来的坚硬抵触感,让金再怎么扑腾也无法寸进。

 

嘉德罗斯眯起眼,手中黑黄相间的棍子死死维持着两人间的距离。

 

“闭嘴,渣渣。”

 

眸子里满是嫌弃和他看不懂的晦涩,金疑惑地收回了手。

 

“5:30,A栋天台。”

 

不容置疑的语气,简短得如同一道密令。

 

嘉德罗斯垂眸扫了一眼少年裸露的脖颈,瞳底好不容易平息的风暴又要凝聚起来。

 

“我……”我们是灵魂伴侣吧。

“叮铃铃——!”

 

少年尚未出口的话语被淹没在巨大的,嘈杂的电铃声中,他瞪大眼睛望着对方猛然靠近的冷俊面容,感觉自己被拽住衣领提起来。

 

围巾柔顺剂的味道在鼻腔里骚动,金忍不住屏住呼吸,但蓝色双眸仍然倔犟地瞪着对方。

 

嘉德罗斯嗤笑一声,侧头在他泛红的耳边冷冽地开口,清晰而深重的话语便悄然缠绕上心脏,逐渐收紧。

 

“老大!”

 

雷德从拐角阴影急匆匆地冲出来,脸上挂着尴尬和讪笑,以及一种……作死后的莫名兴奋。

 

出来早了,老大会干掉我吧?!但……

“捉奸”的感觉蛮不错啊!

 

嘉德罗斯淡定地丢开金,转头恶狠狠地看向偷听墙角老半天的红发少年,眼里迸发的杀意毫不掩饰。

 

“祖玛,送他去医务室!”

“是!”

“别啊!嗷!祖玛轻点!哎哟……”

 

总算解脱的金才小口喘息了一下,盯着眼前极度凶残的画面又咽了口唾沫。

 

这家伙听起来有点愉悦啊,是变态吗?好可怕!

 

金不自觉地转移视线,结果发现失去了嘉德罗斯的踪影,只好略有失望地打道回府。

 

“金!!”紫堂幻终于盼到了人,语调充满了震惊和劫后余生。

 

“你没事吧?!”

 

“有事……我有点喘不过气……”

 

金奄耷耷地回到座位上,不停给自己顺气,但始终觉得呼吸有那么点不顺畅,喉咙像被什么给抵住了。

 

虽然被嘉德罗斯揪了会儿,又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爬了两层楼梯,呼吸急促很正常,可他总感觉有点不对。

 

“呼——呼——”

 

金撑在桌子上深呼吸,喉部传来的些微滞塞感让他不由回想起刚才与金发少年相处的画面,以及耳边轻描淡写的话语。

 

真不爽,那种撇清关系的话到底什么意思?干嘛把你单方面的结论说得那么肯定啊?否认还是掩饰啊?

 

他一边诽腹,一边提出一堆疑问,毕竟某人大热天还戴围巾实在太可疑了。

 

不过,最不可饶恕的是他怎么可以如此理所当然叫我渣渣?!一点都不礼貌!

 

金愤怒地鼓着脸,觉得嘉德罗斯实在太气人!

 

要知道,他从小便为那句中二台词做好了心理准备,可真碰上这个自大狂时,他练习多年的淡定瞬间就崩盘。

 

紫堂幻担心又同情地望着有志变成表情包的少年,叹息着拍拍他的肩。

 

哎,又一个被学校霸凌残害的可怜孩子,瞧这幽怨到喘不过气的模样……等等!

 

“金,你的扣子?”紫堂幻无语地指指少年严肃又不羁的衣领。

 

金下意识地摸了摸不知何时被立起来,遮住了后颈的衣领,以及,扣到最上颗的扣子。

 

这就是勒得他不舒服的罪魁祸首?

 

“嘉德罗斯!”

 

 

 

 

 

 

午后的暖色偏光撞上交错的铁网,澄净的琥珀碎片纷纷倾泻在金发少年身上。

 

晒够了太阳,嘉德罗斯餍足地伸了个懒腰,慢慢从地上坐起。

 

嗯,6:00。

 

渣渣敢放我鸽子。

 

他脸色平静地取出手机,解锁,输入,接通。

 

“雷德,把那个渣渣带上来。”

 

‘转校生?’

 

“两分钟内。”

 

然后?

他干坐了五分钟……

 

“老大!来了来了!”雷德气喘吁吁地扯着金往天台跑,一边跑一边扯着嗓子嚎。

 

“祖玛,送……”对于作死的属下办事不利,他只想送进急救室。

 

“不是啊!我没有!”雷德张口就是否认三连,但他瞅着对面的脸色觉得再不解释就玩儿完了,“这小子是个路痴,他早就出门了,结果绕了三十分多钟!我在小花园找到的!”

 

“……”

 

嘉德罗斯用异样的眼神打量起雷德身后尴尬躲藏的少年,更加坚定了某个决心。

 

“A栋挨着教学楼,你白痴吗?”

 

“我当然知道!我问过路!但他们说可以走天桥,我就……”金耳尖泛红地垂着头,脚尖苦恼地点着地面。

 

每层楼都有连接的桥,只要过了就到B栋,天晓得他怎么跑到C栋,然后越走越远的。等他想下楼,去外面走平路问问,他却绕得更离谱了……

 

“渣——渣!”

 

嘉德罗斯不屑地拉长了调子,嫌弃的眼神几欲把金鄙视到泥里去。

 

“别叫我渣渣!我比你这中二少年、自大狂好多了!”金猛地抬起头,指着嘉德罗斯就怼。

 

今天下午,他可是从紫堂幻那里听了好多学生会会长的光荣事迹,最后得出结论——这唯我独尊的家伙有狂的本事,样样牛逼,但,中二没毕业。

 

雷德听到这话的一瞬间便夺命飞奔,生怕被殃及池鱼。

 

而被当面吐槽的,心高气傲的,日天日地的“九岁儿童”,瞬间脸黑如锅底。

 

嘉德罗斯凝视着金,阳光下几乎透明的金瞳微眯,如断头台上寒光慑人的斩刀,倾仄的刀身倒映着即将行刑的渎神者。

 

“你、有本事别拿棍子啊。”

 

对方的目光过于危险,后颈的文字逐渐升温发烫。从这熟悉的印记传来的陌生压迫感让金觉得自己仿佛暴露在悬吊的利刺之下,同眼前那些微小的浮尘般——

 

一场实力悬殊的对峙。

 

“转过去。”

 

凉薄的话语平息了暗流涌动。

 

出乎他的意料,嘉德罗斯没有一棒子掇飞他,只是语调冷得掉冰碴子。

 

“我才不会把后背留给你!”

虽然从背后打击可能倒得舒服些……

 

“正背面有区别?”

 

嘉德罗斯嗤笑一声,觉得真是蠢透了!

 

“少瞧不起人!”

 

金被雷德一路拉着跑过来,脸上红潮未退,此刻逞强的样子在暖光下看起来没有任何刺人的棱角,反倒像只炸毛的小动物。

 

“渣渣,我不说第二遍。”

 

颇有抵抗力的中二少年并不觉得多可爱,仍旧维持着王者之姿。

 

金气愤地瞪了他一会儿,终于想起他们是灵魂伴侣的事,于是又哼哼唧唧地转过身。

 

嘉德罗斯抬棍撩开柔软的金色碎发,少年白暂的后颈肌肤上果然有一排小小的,龙飞凤舞的黑色字体。

 

他不爽地再三确认。

每多看一眼,那种被锁定的糟糕感都宛如下达了最后的通缉令。

 

“嘁。”

 

嘉德罗斯退后一步,浑身散发出浓郁的厌烦之意。

 

“我能看看你的吗?”

 

金飞快转身,眨巴着蓝色大眼睛,渴望地盯着对方的脖颈,灼热的目光差点把围巾烧两个洞。

 

“不能,我没打算和你继续这层关系。”

 

“为什么?!”

 

“我对渣渣不感兴趣……”

 

“哈?!你别给人乱安这种名头啊!”

 

“我也不想变蠢。”

 

科学研究表明,灵魂伴侣相伴多年后,某些性格特征可能被对方同化,说难听点,传染。

嘉德罗斯表示,他还不想没老就痴呆了。

 

“我不蠢!!”金咆哮着维护自己的智商尊严,因为格瑞都没这么说过!

 

“嘎——嘎——……”

 

“闭嘴,吵死了!”嘉德罗斯烦躁地扔下一句,额角暴起的青筋就没消失过。

 

“哼!”

 

“回去,以后别再提这事。”

 

他施施然地找了个阳光充足的位置躺下,浑身放松地闭上眼睛休憩。

 

反正,一个渣渣是没有威胁的。

 

“不准睡!你先解释清楚!”金特别想冲上去拽掉那条碍眼的围巾,问出个所以然来。

 

灵魂伴侣就该在一起啊,这家伙到底在想些什么?第一次见面就否认得那么干脆,好像早就考虑好了。

 

“灵魂伴侣不是你想的那样理所当然,至少,我拒绝。”

 

感受到话语里强烈的不解和憋屈,嘉德罗斯调整了下睡姿,心中讽了句天真!

 

“哈——,我知道我们是陌生人,今天才认识,就算有灵魂印记也没那么亲,但你不要才开始就拒绝啊!”

 

金盘腿坐在不挡光的一侧,表情无奈又有点沮丧。

 

“就因为我知道结果,所以过程才没必要。”

 

“你都没试试就断定结果,自大狂还真没叫错!再说,那是你独断专横,我才不会放弃!”

 

“那又如何?我不可能喜欢一个渣渣。”

 

金眸微张,嘉德罗斯开了个嘲讽,并丢给金一个自行体会的眼神。

 

“别再叫渣渣了!我有名字,我叫金!”

 

听着嘉德罗斯随口就来的气死人发言,金的内心剧烈波动,简直要抓狂。

 

为什么我的灵魂伴侣那么中二!为什么我们不管怎么看都不般配,但契合度那么高!为什么、我的灵魂伴侣、是嘉德罗斯?!!

 

“你能不能认真点?不要拿这种话搪塞我!”

 

“啧,闭嘴啊渣渣。”

 

“是金!金——!”

 

“눈_눈”

 

“(ノ`Д)ノ”

 

僵持了一会儿,实在被扰得烦不胜烦的嘉德罗斯打算一次性,永久地解决这该死的问题。

 

于是,他耐着性子采用了最不擅长的方式——动口不动手。

 

“……渣渣,你为什么相信灵魂伴侣会在一起?”

 

“啊?这不是常识吗?灵魂伴侣,灵魂印记?”

 

“果然是不会思考的渣。”

 

嘉德罗斯嫌弃地瞥了一眼身旁的少年,漠然地把金的思维能力全部否定掉。

 

“就因为是常理,你就理所当然地接受了吗?”

 

“唉?什么意思?”

 

金忘记了发怒,一脸懵逼地望着他。

 

“于我而言,你只是突然强塞给我的渣渣,若非那灵魂印记,我们或许一辈子也毫无交集。”

 

嘉德罗斯轻描淡写地吐露着事实,描绘他所认为的正常轨迹——能够自主选择,而不是某天找上门来的强买强卖。

 

“……可,灵魂伴侣不是天赐礼物吗?你干嘛那么排斥?”

 

斩钉截铁的口吻让金不解地皱起眉,觉得这些他从未想过的奇怪问题讳莫如深,就像初见时,金眸里难掩的晦涩一般。

 

“天赐礼物……童话本看多了?”

 

嘉德罗斯讶异地吊起眼睛,而后转为浓浓的讥讽。

 

到底多天真多傻才会真觉得是天赐礼物?

那种幼稚的,不经思考的理由连擅自闯入他视野的动机都算不上啊。

 

“没有!我只是觉得,我们契合度那么高就是缘分,既然有缘就好好珍惜嘛。”

 

虽然对方说得挺对,可大家不都是从那种突如其来的状况开始,然后珍惜着慢慢发展,再到互相认可吗?

 

和普通邂逅不同的只是灵魂伴侣是命中注定,在出生前就给了你最佳选择,没什么不好的。

 

他不明白嘉德罗斯为什么一副难以接受的模样。

 

“哈?你真觉得,我们契合度高?”

 

嘉德罗斯怀疑地上下打量橘金发色的少年,看着他苦恼地双手撑地,视线在两人间徘徊。

 

“确实很奇怪,我从第一次见就觉得你是个自大没边,中二没毕业的家伙,我一点也不喜欢,但印记不会出错啊……”

 

金没自觉地边回忆边念叨,第二次当面吐槽了某学生会会长。

 

“哦!一定是我太善良了,连你这样的性格也能包容……呃,我不是说你性格糟糕,只是……”

 

“闭嘴!”

 

嘉德罗斯恼怒地打断接下来不知还会出现多少华点的辩解,如果再听下去……他捏紧大罗神通棍。

 

他要怼到这渣渣哭着求他停!

 

“……”

 

心里翻了几个白眼,金撇着嘴看他,终于发现了一个令人悲观的事实——别说契合度了,他们连基本的相性都很差。

 

怎么办,我觉得我和我灵魂伴侣第一天就要掰……

 

“现在,失望了吗?”

 

“有点。”

 

金诚实地说了心里话,因为嘉德罗斯确实难相处。

 

“很好,后悔了就回去,以后……”

 

听到期望的话语,嘉德罗斯并没有预想中的轻松,反而有些烦闷,但他立刻就不拘小节地忽略了,继续刻板的发言。

 

“我不后悔,以后还会再来。” 

坚定地打断了对方,金突然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而后瞄向嘉德罗斯的机械表,看到6:20便飞速站起来。

 

“我想说,我知道你在忽悠我,但我一直觉得世界上总有一个人在等你是件幸福的事,所以,我不会放弃的!”

 

趁着对方愣神的瞬间,金飞快地转身跑掉,并且祈祷着路痴属性失灵,能够顺利回到教室。

 

至于嘉德罗斯的话,金自认想不到那么多,他只是单纯地认为,拥有姐姐,神近耀和格瑞之后,嘉德罗斯便是他生命中的最后一个空缺。

 

那些话认真想了,才是庸人自扰吧。

 

“……”

当事人之一突然落跑,一场可能发生的互怼还没正式开始就结束了。
 

但嘉德罗斯转头望着夕阳下慌慌张张的身影,微妙地觉得这个渣渣也不是那么讨厌。

“……嘁,再来就掇飞你。”

 

                                                    TBC

“格瑞,我是不是笨蛋?”

“……不是。”你只是有点呆,智商一般不在线上,但是可爱才是最重要的。

“哈!我就说嘛!嘉德罗斯那家伙居然说我蠢!”

“嘉德罗斯?”自家的白菜最终还是被这颗菠萝给啃了吗?!可他怎么能瞎说那种大实话!&%!+*_&*%#……

格瑞今天的内心戏也很足。

评论(6)
热度(103)
 
 
 
 
 
 
 
 
 
© Promethe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