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金】论如何应对一个别扭的灵魂伴侣②

OOC我的

嘉总的形象被我一次次敲碎,我罪不可赦……

*还在高中,快进键怕是按不动了。



在连续七天找人堵人失败,尤其是自身路痴设定占据大部分原因后,金颓然地倒在课桌上,觉得肝有那么点痛。

 

加上整个凹凸学院的天台都属于某学生会会长,嘉德罗斯可能出现在任何一个阳光适宜的台上晒太阳,所以金只能凭借积攒的经验去采光不错又不那么闷热的那栋楼顶碰运气。

 

一个星期下来,明明毫无进展,但每次都能自说自话地满血复活,那股拼劲儿看得连凯莉都忍不住为他祈祷赶快变阴雨天,还专门发了个匿名的实况转播帖——追逐阳光的少年。

 

别名,讨打笨蛋的作死过程。

 

“我说你怎么那么笨啊,满打满算七天了,连基本的行程都没调查出来,只知道瞎碰运气。”

 

凯莉慢条斯理地剥开糖纸,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嫌弃。

 

关于金和嘉德罗斯是灵魂伴侣这种刷新世界观的奇闻异事,魔女大人早就凭借过人的智慧,搞事的初衷推断出来了,并直接向金摊牌。

 

“多试几次,瞎猫也能碰上死耗子。”

 

金并不在意地握紧拳头,踌躇满志的模样完美诠释了漫画中的热血白痴。

 

“这话你听谁学的?”

 

“安丽洁!”

 

“哈。”

 

凯莉阴阳怪气地叹了声,一边把棒棒糖含进嘴里,一边打开手机更新。

 

“那你堵到他又怎样呢?他一开始就表明态度了吧。”

 

“emmmm……我也不清楚,先找到他再说,反正一步步慢慢来嘛。”

 

听到如此非常人不可及的失智发言,凯莉低下头,觉得不忍直视。

 

找到再说?感情这七天你的眼界就嘉德罗斯的心眼那么大吗?别的都没考虑过?

 

若是以你那种只会打直球的傻样,嘉德罗斯怕是二话不说就把你撂出天台,这么多天的努力全部打水漂哟!

 

“你以为,他会给你慢慢来的机会?”

 

“啊?不是说好事多磨吗?我每天都去找他就好了。”

 

握着手机的手抖了一下,凯莉再次领略到金奇异的思维模式。

 

她木着脸打出一行字——[低效笨蛋的绝对作死策略之,烈男怕缠郎!]

 

“……总之,先建立联结。”

 

神经感性联结是灵魂伴侣相遇后的第一个结点,是迈向革命的一大步。

 

“可是,我做不到啊。”

 

“偷偷碰下就完了,有什么做不到的。”

 

“我和格瑞讨论过,格瑞说嘉德罗斯警惕心很强,我摸不到他,而且,他比较容易动怒,一旦把他惹烦了会被揍得很惨……¥*&%@+”

 

碎碎念了一堆来自发小的可靠情报,金想起格瑞在阴影里关怀到发出诡异光芒的紫眸,忍不住抖了一下。

 

“最重要的是!他要更讨厌我了怎么办?!”

 

关于某中二少年的事宜,金会调动有限的情商和智商认真思考,他知道关键第一步不容有失,如果把形象刷成了负分,他们本来就如覆薄冰的关系……

 

‘切,虽然形容得八九不离十,但说得那么绝,格瑞那家伙故意的吧。’

 

凯莉翻了个白眼,觉得有必要插手格瑞的剧本,顺便按个快进键。

 

“瞻前顾后地琢磨什么?这只是主动的正常表现。”

 

“你要每天都磨磨唧唧地缠人才叫更讨厌呢!”

 

打断了笨蛋才会陷入的可怕幻想,魔女大人望着金想要蹲墙角种蘑菇的眼神和极为无辜的表情,微妙地感觉自己像拐卖儿童的无良人士。

 

虽然她确实不嫌事大地在忽悠人。

 

“唉?那要怎样才好?凯莉,出出主意啊!”

 

被大佬养出惯性的金下意识地主动挖了个坑跳进去,典型的一副被人卖掉还帮忙数钱的傻样。

 

“你连创造个意外都不会吗?”

 

“只要表现得不经意点,他气一会儿就好了。”

 

“意外?”金鼓起脸颊想了想,确实可行。

 

“唔……像哪样的?碰·瓷那种?”

 

“对!但我们只演‘前·戏’不讹人。”

 

难得金提出这样贴切易懂的形容词,凯莉满意地点头,觉得傻儿子总算开了点窍。

 

“嗯……不经意的……”

 

听取了不负责任的建议,金开始冥思苦想新闻联播中的各种假动作,小脑袋里还真排练起一场场漏洞百出的戏剧。

 

然而,他最满意的意外也不过是经典平地摔时趁机在嘉德罗斯的腹肌上蹭两把。

 

……

 

“咳。”

 

一片祥和中,佯装路人好久的眼镜少年尴尬地轻咳一声,试图将某个没有自知之明,“演技炸裂”的家伙拉回正途,避免之后的连续事件。

 

这年头,龙套都灵能百分百地拯救世界,他也要有点责任心,挽救下作死好友才行。

 

毕竟就刚才来讲,单听最后那句惹人误会的发言,不知内情的还以为你们是打算玩仙人·跳呢!而且嫖·客是嘉德罗斯的那种!

 

弄得紫堂幻即便作为深知内情的人士,听完整场对话也不免觉得心脏受了点刺激。

 

于是,他暗中观察了下一脸不可描述的同桌,又瞅瞅前面神似传销组织教唆纯良少年去算计坑人的魔女……不禁回忆起开学时,整个学院被嘉德罗斯支配的恐怖。

 

紫堂幻由衷地觉得,再不阻止,吃枣药丸。

 

“凯莉,我觉得金……不适合做戏。”

 

“啊?”

 

凯莉把刚敲好的文字发出去,斜眼看向神情紧张的紫堂幻。

 

[嘻嘻,刚才给笨蛋传输了正确的,积极的揩油思想,他终于开了点窍,本小姐甚感欣慰]

 

“别小瞧人哟。”

 

黑发少女戏谑地挑了挑眉,那威胁的眼神,不言而喻。

 

“……”

我从来没小瞧他,但我在陈述事实啊!

 

“金,你想出来没?”

 

凯莉抿了口棒棒糖,将视线转回金的脸上。

 

事实上她也没抱多大期望,她只是想意外性第一的金自己思考一会儿,如果是作而不死的方案,她这不良人士就会发挥优良传统,不仅不管还推波助澜。

 

“嗯!我到时平地……”

 

“停!”凯莉心有所感地抬手禁止。

 

她收回前言,以金那种脑回路就不该希望有转机的,更别提尬演天赋了。

 

若真平地摔,嘉德罗斯那傲慢的性子可不会按套路走,他会瞬间走位风骚地躲八丈远,任你摔个狗啃泥。

 

“算了算了,再这样我都快被传染笨蛋病毒了。”

 

“哈?什么啊,不是你让我想的吗?我已经想出好几个……”

 

“闭嘴吧,把脑子清空!”

 

黑发少女赏了他几个大白眼,接着眸光一转,嘴角勾起标志性坏笑。

 

“其实本小姐刚才想到点事,但概率太小,又亲眼没见到过,我都快忘了。”

 

有些东西,金分不出来,嘉德罗斯可不会,但只要联结成功就万事大吉了不是吗?

而且,今后不仅能高效看戏还能让格瑞欠个人情,一石二鸟,完美!

 

“啊?什么事!很重要吗?”

 

“重要,没准可以让嘉德罗斯不那么排斥,而作为交换,你要对会长大人一如既往哦。”

 

“没问题!”

 

金完全不计后果地拍胸脯保证,尚未意识到星月魔女的恩赐根本不是什么无印良品。

 

于是,紫堂幻维持着僵硬的微笑转身,放弃了挣扎。

 

 

 

 

》》》

 

“哈——”

 

嘉德罗斯打了个哈欠,陷在会长室的沙发里百无聊赖地望着乌云密布的天空。

 

窗外,缕缕潮湿的朔风打着旋儿挤入木框缝隙,绕过厚重窗帘,与阵雷雨声交响和鸣。

 

这是玻璃尚无法完全阻隔的梅雨之季。

 

连带着人的视界也跟着发霉,动不动就多愁善感。

 

“哈——”

 

他不爽地又打了一个。

 

在这种雨也烦,晴也燥的节气,潮闷黯淡的日子就尤其让他不喜,困意十足又被扰得没法睡,只能乏味地翻翻企划书。

 

翻着翻着,本就模模糊糊的思维更加迟滞。

 

直到指尖停留在三年七班的字样上,脑袋突然自发活动起来,就像触及到敏感区便擅自捕捉出一条线索般开始顺藤摸瓜。

 

而后嘉德罗斯脑海里浮现一个不该随意出现的名字——金。

 

“啧,鬼天气。”

 

瞪了眼贼老天,会长大人一股脑地把触景生情的缘由推到霉雨季上,连带着某位无辜同学的企划书也被宣判死刑。

 

啧,渣渣。

 

他一边与自己置气一边鬼使神差地粗略整理了下。

 

十一天前,这家伙生生闯入他的视野,并傻不拉叽地待在那个撬出来的角落——随后看似一片风平浪静……实则有意作妖,不过心有余而力不足。

 

当然,此等发现并非他愿意去关注某转校生,也非好奇那个扬言不会放弃的渣渣为何这么久还没来找他。

 

只不过是他经常能在茶余饭后听见“转校生”“可爱”“又迷路了”这类不停刷存在感的词汇,并且随着时间,一些女生的溢美之词越发主观诡异,印象深刻。

以及他每次从阳台上往下望都能正好瞄见黑白相间的帽子,橘金色的头发,无头苍蝇般乱撞的身影而已。

 

那白痴出场频率太高了……

 

总之,名为金的渣渣只用了三天就混得如鱼得水,第一天就敢在他的眼下搅风搅雨,倒是勇气可嘉。

 

嘉德罗斯停止按动圆珠笔,惯性地伸长脖子朝窗户外暼了眼。

 

雾雨朦胧中,一个带着帽子的矮小少年蹦跳着东躲西藏,最后苦于路痴属性,蹲在对面关门的小卖部檐下躲雨。

 

嘁,今天也那么碰巧,委实狡猾。

 

他转回头,余光扫过正撑开晾干,伞面颇大的黑金色直柄伞。

 

“哈——”

 

嘉德罗斯打开手机看了看天气预报,决定顺其自然。

 

反正校庆不上课,还是睡一会儿吧,密密麻麻的雨瞧着烦。

 

于是,他安稳地睡了两个小时后发现,这雨不仅没停,还越下越大,对面的渣渣都快模糊得看不清了。

 

怎么还在?不知道打电话叫人来接吗?手机没电了?还有,不是说中雨吗!都他妈暴雨了!什么鬼预报,他要投诉!

 

嘉德罗斯烦躁地用大罗神通棍敲击地面,急切的撞击声与雨声混合在一起,耳膜简直一刻不停。

 

心浮气躁中,游移的视线锁定了显眼的黑金色。

 

他突然觉得这伞占着地方碍事极了,而且有点口干,干脆去对面买瓶水,反正自动售货机是开着的。

 

 

 

 

金可怜兮兮地蹲靠在尚算干净的墙面,蓝色双眸中的欢快被梅雨冲刷了个干净。

 

他盯着模糊的雨幕,心里闪过今天的倒霉事。

 

本来只是口渴想到小卖部买水,哪想才出来没多久突然下起雨,他一急,绕到了最远的小卖部,结果吃了闭门羹,只好在旁边的自动售货机选了瓶汽水,但他摸了口袋半天——没带钱。

 

等他准备往回跑,还没走几步就差点淋成透心凉。

 

现在挺好,手机都欺负他。

 

叹息着拍了拍没电的手机,金愁眉不展地鼓起脸颊,祈祷着雨势变小,或者哪位没去校庆的、路过的好心人帮下忙。

 

可他等呀等,等到又渴又饿,都快质壁分离了也情况依旧。

 

“哈——今天果然是倒霉日……”

 

金仰头望向对面孤零零伫立着,挡住了天空的活动楼,突然记起五楼就是学生会的专用楼层。

 

嘉德罗斯经常去那儿吗?

 

脑海里闪过这个念头,金的眼神瞬间注入了一股名为嘉德罗斯的活力。

 

上午的开场式,嘉德罗斯作为学生代表走到台上发言的样子真耀眼啊,虽然很中二,但不可否认那些光环就是为他这样的存在准备的。

 

金回忆得有些失神,雨幕中模糊的物事便随着心象如油画色彩般缓缓流动着调和起来,重现当时聚光灯下的掌声和憧憬。

 

‘有请学生会会长,嘉德罗斯上台发言。’

 

他在台下兴高采烈地等待着,视线却像透过近摄镜一般自动聚焦,在黑压压的人群中笔调浓重地勾勒出一抹围巾翻飞的金色。

 

找寻了十一天,他终于获得第一个背影和转身。

 

‘凹凸学院……我作为代表……’

 

金努力地回忆与其性格不太相符的台词,可他记不了几句,他只记得嘉德罗斯从台上走下来的表情。

 

厌弃,烦躁。

 

“哗啦啦……”

 

雨水倾盆,掌声雷动,浑浊的颜料扭曲着,可金色还是清晰而耀目。

 

那一瞬,他感觉他们间的违和感少了些,可想到凯莉的话,他又挥散了这种错觉。

 

 

‘灵魂伴侣通常是爱侣,但也有可能是纯精神友谊式联结,甚至是家人式联结。’

‘虽然不是爱侣的概率极小,不过是你的话,我觉得意外性会很大。’

 

‘综上所述,你们俩那么不般配,一定是友谊向。’

 

 

凯莉总是对的,所以嘉德罗斯对他的意义会和格瑞,神近耀一样,是如同家人般的亲近!

 

能收获一个有灵魂印记的好朋友,金对此感到开心。

 

可他追着那个耀眼的家伙跑了那么久,即使他粗枝大叶,面对这样的转折也有些失望。

 

“怎么还不停啊,我快渴死了。”

 

思维发散到这个地步,金不愿意再继续深想。

 

他摸着后颈肌肤,苦恼地盯住从屋檐上倾注而下的水流,然后突发奇想地去尝了尝雨水。

 

呸呸呸!好涩!

 

他懊丧地垂下脑袋,略有遗憾的蓝色双眸也跟着藏进腿间。

 

 

 

 

嘉德罗斯从五楼晃到底楼,才出门就瞧见远处的一团。

 

抱头蹲防?

 

他不急不缓地靠近,对方没发现他。

 

嗯,这个姿势,哭了?

 

嘉德罗斯不确定地快走几步,透过抖动的雨帘看起来还真有些像。

 

不就多等了两个小时吗?哭什么哭!渣渣!

 

不屑地撇撇嘴,他扯起围巾快步走向……自动售货机。

 

 

 

“嗒,嗒,嗒……”

 

金还在试图停止胡思乱想,前方却传来和雨调频率不同的脚步声。

 

他微微抬起头,从帽檐下瞄见正在靠近的,熟悉的围巾,熟悉的裤管,熟悉的增高鞋。

 

诶,我饿出幻觉了吗?看起来好真啊。

 

半米外,

被当成幻觉的人停下步子,金瞳鄙视地倒映着不断甩头的少年,而后,他把大罗神通棍有意地往旁边一杵,收了伞。

 

“?”

 

金表情空白地盯着面前示威的棍子,视线下意识地随之上移。

 

这棍子不仅掉漆,还不直……

 

“哼!”

 

看到帽子下缓慢登场的一张傻脸,嘉德罗斯愠怒地皱起眉。

搞什么?他等了半天的兔子眼没出现,倒是这无辜表情真和只蠢兔子一样。

 

难得体恤同学的会长大人认为自己受到欺骗,浪费了表情,于是把手中的伞柄捏了又捏。

 

没事摆出那种姿态干什么!简直讨打!

 

他瞪了金好几眼,可金的反射弧实在太长,除了吐槽居然没半点表示。

 

嘉德罗斯忍住揍人的冲动,回头从自动售货机买了瓶橘子味汽水。

 

“咚哐!”

 

饮料落地的声响唤醒了金,他后知后觉地仔细着观察旁边的金发少年,眼神逐渐明亮。

 

星星帖,包子脸,气场嘲讽!这是只真的螺丝!

 

啊!今天还是挺幸运的!

 

“嘉德罗斯!总算……”

   

感谢完各路神明的金猛然站起,却是一阵头晕目眩。

 

来不及弄清状况,逆流的血液就震得他耳膜发聩,直接失去了对双腿的控制。

 

“?!”

 

嘉德罗斯惊愕地看着摔过来的冒失笨蛋,本能地要去接,可手伸到一半就尴尬停住,再想躲,也躲不开了。

 

“哇啊!”

 

金瞪大眼睛看着躲不开也要后仰,态度坚决的金发少年,觉得自己可能要完。

 

慌乱中,他莫名想到联结喜剧中的台词:人生就是场意外,每一刻都是我们相触的契机。

 

以及,平地摔还是实现了——

 

……

 

趴在嘉德罗斯胸膛上的第一秒,金抬头怔愣地望着上方即将抓狂的金瞳。

哗啦雨声和风声就变作了单纯的嘈杂,在脑海里交织成乱糟糟的线团。

 

第二秒,后颈肌肤的灼热让他陷入一片幻影交错的地带。

 

纷杂的场景闪烁间,金的意识如河流般回溯过无数孤立的只言片语,格瑞的说辞,紫堂幻的叙述,凯莉的资料……没有导向性的点和残缺不全的线条簇在一起,揉杂成支离破碎的星云。

 

直到从肌肤传达至神经末梢的触碰,这些捉摸不定的印象碎片才被河流支脉引导着,序列有致地点线联结,构成轮廓清晰的模样

 

——

 

完整的嘉德罗斯。

 

第三秒,

金尚未反应完全,分散的意识已经汇聚成了宽广的河流,与脉搏相连,横跨两个迥异的世界。

 

如此这般,又一对灵魂伴侣被彻底推上了命运舞台。

 

……

 

暗地里的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突如其来的意外却将外界的时间近乎冻结。

 

两人维持着一个考验腰力的姿势,深情对望,愣是没动。

 

于是,

黄梅雨里二人影,你侬我侬意绵绵。

 

……

 

“渣渣!”

 

先一步回神的嘉德罗斯又惊又怒,呼吸急促地瞪着搭在自己胸口的手,差点把易拉罐捏爆!

 

“这是不可抗力!”

 

金慌慌张张地想站起来,可他小腿还没恢复,只能去把住自动售货机。

 

“你……”

 

“等等!你听我说!我们不是情侣的那种精神印记,你不要生气!”

 

“?说清楚。”

嘉德罗斯顿了一下,黑着脸瞪人。

 

“除了情侣式的,还有纯精神友谊的,我们的契合度很低,所以应该是友谊向。”

 

金已经想通了,嘉德罗斯那么排斥喜欢他这件事,说明他早就察觉他俩应是朋友关系,不过是自己没意识到罢了。

 

“……”

 

“重新认识一下,我是金,我们以后就是朋友啦!”

 

趁着对方思索的间隙,少年为了避免挨揍,抢占先机地扬起一个明媚而轻松的笑容。

 

“……我没交你这个朋友。”

 

被带了节奏的会长大人把脸埋进围巾,声音有些闷。

 

“可我交了你这个朋友啊。”

 

金不在意地嬉笑着,灿烂的弧度扯得嘴唇有些发疼,他才想起自己买水的初衷。

 

遗憾的是,他刚作完一波大死,不太敢试探嘉德罗斯的态度,只能暗戳戳地窥视对方手里的汽水。

 

“嘁,渣渣,你出来到底是干嘛的?”

 

嘉德罗斯观察着对方自以为隐蔽的动作,心里嘲讽着蠢毙了,看这模样八成是没带钱吧。

 

至于什么纯精神友谊向印记,他不太清楚,但不管是真是假,只要渣渣相信并肯定,那这烦人事就算翻篇。

 

即便与笨蛋做朋友的结果不尽人意,他也勉为其难地接受罢。

 

“呃,我出来买水。”

 

“……但没带钱,手机,也关机了。”

 

金略显尴尬地移开视线,被雨水浸润的白色衬衫像块没风干的黏巴豆皮,整个人都散发着倒霉气息。

 

“你白痴吗,真不明白格瑞是怎么忍受你的。”

 

嘉德罗斯谑笑一声,粗鲁地把变形的易拉罐塞给金,自己重新买了一瓶可乐。

 

“咦?橘子味的,你怎么知道我喜欢?”

 

金雀跃地抱住橘子味汽水,明晃晃的笑容闪闪发光。

 

“鬼知道……”

 

“嘉德罗斯你真是个好人!”

 

“哈?”

 

第一次被人发了好人卡,嘉德罗斯并不开心,甚至有点想向隔壁的恶党看齐。

 

“诶,终于能喝到水了……啊!”

 

可上帝并不想让金好好地喝口水,所以拉开扣环后,二氧化碳沸腾的饮料飙了他一脸。

 

“哈哈哈哈……”

 

看着金懵逼的狼狈模样,嘉德罗斯恶劣地嘲笑了一通,愉悦了。

 

“你故意的吧?!专门晃了才给我!”

 

“啊,怎样?”

 

“混蛋啊!”

 

金愤怒地扔掉易拉罐,恶向胆边生,冲上去抢走了会长大人的可乐,潇洒地拉开后咕噜咕噜一口气喝光。

 

“哈哈哈!扯平了!”

 

嘉德罗斯愣着看完全程,而后怒不可遏地抄起大罗神通棍就打。

 

“你找死!”

 

“你先整我的!”

 

一阵鸡飞狗跳,东躲西藏,好好的雨中王子的剧情硬掰成了伪碰·瓷戏码,最后又发展成幼稚的小孩子互怼。

 

他们从狭小的避雨棚下追到对面的活动楼,在偌大的底层大厅吵吵闹闹。

 

 

 

“渣渣!有种别乱窜!”

 

嘉德罗斯锁定着前面兔子般灵动的身影,明净的笑容像是天空中橘色和柠檬色、奶油色和蓝色的条纹,倒映在联结的河面上颤动成一条线,以令他窒息的速度掠进心脏地带。

 

“呸!你把棍子放下再说!”

 

“哼!满足你!”

 

他扔开大罗神通棍站定,前方的少年也快速刹车。

 

两人对峙着,瓢泼大雨隔绝出一个独属于他们的小小世界。

 

“哗啦啦……”

“砰、砰、砰……”

 

心脏在胸腔里不安分地跳得飞快,到底是肾上腺素还是从未消除的惶惑在作祟,嘉德罗斯不知道。

 

但这一刻,他们本该陌路的影子在白炽光下重合。

 

……

 

嘉德罗斯突然认为有必要去查清楚友谊向联结这种感觉后患无穷的玩意儿,以及,消息是谁放的。

 

 

 

凯莉剥了颗棒棒糖,打开手机翻看凹凸学院的八卦周刊。

 

【头条!震惊!学生会会长被人埋胸后竟和肇事者打情骂俏!】

 

她扫到编辑的署名是安丽洁后愣了一下,慨叹着点开了下面的短视频——

 

暴雨导致了AV画质,但作死观看的人群还是趋之若鹜。

 

雨幕中,一个蹲着的家伙站起来时摔向了售货机前的金毛,而神似嘉德罗斯的金毛似乎在犹豫接不接,于是两人最后抱在了一起、帽子少年把脸埋进了会长大人的胸。

 

接着,双方胡搅蛮拌一番后,他们嬉笑打闹着跑进了雨中……

 

匿名评论:

******:我靠,伸手去接又收回来,这么别扭绝对是他吧!

***:好可怕,这世界怎么了?!他也会和人这样小孩子打架吗?!

*****:我以为帽子君平地摔是会被忽视的,毕竟某人以前因此被说成不怜香惜玉啊,所以,帽子君魅力多大?他还下意识去接?!

********:啊啊啊啊啊!我是他们的土拔鼠啊!我吃会长X帽子君!

 

凯莉翻着翻着哈哈大笑起来,惊得紫堂幻一身鸡皮疙瘩。

 

“不愧是意外性第一的金,剧情居然是这么走的!”

 

“看来,以后会有很多同好了~”

 

她抿着棒棒糖,打开论坛更新。

 

[ 今天,笨蛋和中二病联结了。

虽然剧情和本小姐想的不一样,他还是完成了平地摔,但似乎对方接受了友谊向设定。

并且,他们很快发展成打情骂俏。]

 

[ 回复:明明抢占先机,居然还被发了朋友卡……我想说,傲娇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

 

[ 回复:诶?那个纯精神友谊式联结我都没怎么听过,大大到底咋知道的?]

 

[ Emmmmmm,是某位讨厌绿色的人士亲情提供,@抹茶牛奶是异端 ]

 

凯莉满意地看着疯狂刷起来的评论,给自己发了一百朵小红花。

 

格瑞,要记得好好感谢本小姐哦!

 

 

 

 

》》》

 

‘纯精神友谊式印记在联结后会从肌肤上消失,转移到内在联系,而爱侣式印记只有在体·液交换后才会变为隐性。’

 

嘉德罗斯在谷歌上一字不漏地浏览着灵魂伴侣的类别和联结后的印记变化,最终,他神情阴沉地对着镜子摩挲起脖颈上越发鲜艳的红色字体,对于那种本不该产生的距离感微妙地觉着不爽。

 

“啧,渣渣就是渣渣。”

 

不过,这样也好,维持距离是才安全感的来源,只要他想点办法,印记总能消除。

 

很快,他就摆脱了。

 

                                                    TBC

抹把汗,总算把格瑞大人也坑进去了,虽然总是一笔带过……

以及,感谢“……”,我都快打出强迫症了

评论(5)
热度(72)
 
 
 
 
 
 
 
 
 
© Promethe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