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15】Paradise

关于那一丁点剧情都是瞎诌诌,我就是脑洞太急,忍不住了

Elf X Juygo

Juygo一直把Elf当做身体里极具威胁的杂质,所以他要清理掉。

是的,至少在解决一切之前,他都认为Elf这个违反自然常理的存在是多余的,不管是对他而言,还是对世界而言。

“Elf”,从拉丁语而来,意为,精灵,所以他超越常人的认知。

Juygo有时会回想第一次见到Elf的感觉——

上帝只赐予完全变态者以美丽。

 

……

 

我要让你身边的、你爱的,全都崩毁!

逃吧,Jyugo!

如果你相信世上存在伊甸园,就把自己锁进那个神圣的笼子里吧!像那些伪善者一样,用善良武装自我满足的丑恶,坚守正义的领地!哈哈哈哈——!

你们以为爱能救赎一切吗?只不过是一群被“常理”影响的笨蛋,被道德束缚的弱者!哦,对了,道德,只是弱者为了束缚强者而存在的哦~

真正操控一切的,是生存意志!但你们不想承认自己在暴君的统治下,用尽手段来麻痹自己!哈,可笑至极!

呐~Jyugo,生存意志代表了无尽的欲望,所谓的爱,是利益与激情结合的副产品——

你的利益是什么?你,真正想要什么?

 

我,要什么?

作为一个人类,我,要什么……

 

不知道吧?Jyugo,你生来就是为了代表无尽的黑夜,从你存在于世的那一刻,注定一无所有……你本身即为吞噬美好的黑暗。

你一直都明白的——对于人类而言,谁,才是怪物

 

黄发青年终是打破了Jyugo内心的平静,用现实得病态的价值观扭曲了他心中的“爱”。到那一刻,他才真正理解到美丽的皮囊下,总是潜藏着窥伺光明的黑暗。Elf,从里至外都散发着邪恶的气息。

他如蛇一般说着甜言蜜语,诱惑人类吞下禁果,亦或秉着恶魔的尖酸刻毒,挑起美好记忆中的魔障……人类更加厌恶他的存在,因为无法完全抗拒,总有一些是被恶魔戳中的难言之隐。

——异类。

——怪物。

这让Juygo理所当然地讨厌他,否认他做的一切,因为不管对与错,Elf的目的永远那么邪恶,即使他善用精致而甜美的外壳来掩藏。

后来,时间给了他努力寻求真相的回报——我是人体实验的样品。

他还是被身后的黑暗追上,包裹,吞噬……

那之前的逃跑,躲避,都显得幼稚而可笑。但仍旧生活在朋友之中,不愿离去的Jyugo试图用Elf的存在来掩盖自己作为实验室小白鼠,被造成“怪物”的事实。

“我不是怪物,Elf才是。”

……

 

“再也不见啊,Jyugo~”Elf彻底湮灭的一瞬,瞳孔深处没有昔日的疯狂和嘲讽,他只是牵起一抹淡淡的浅笑,平静地望着他。

他消散时,Jyugo窥见他的记忆。

斑驳的画面泛着时光的旧色,记忆胶卷里是幼年的他们。

曾经的Elf总是笑着照顾他,不管走哪都跟着,即便Jyugo异常排斥。

理由很单纯,对于一个不见天日的孩子而言,这是唯一能证明自己存在,被需要着的凭证——

Jyugo讨厌自己生来就是研究所的试验品。

他厌恶周遭的一切,刺眼的白炽灯,白如雪的墙壁,连接着地狱的棕红色橡木门,冰冷的金属把手,消毒水的气味,束缚用的专用床,连带着Elf也算进去了。

简直和跟屁虫没两样……

不,最令人讨厌的是他知道他所有的秘密和想法!

Jyugo总是这样对自己说,似乎只要这样做,就能消除他伤害Elf的罪恶感。

Elf是知道的,可他依然试图让Jyugo过得更开心一点。

Jyugo不明白,所以毫不留情,用无法理解作为借口来伤害他,报复着研究所,哪怕只是一件事,一个人……

记忆在被侵蚀,如同被无形的硫火焚烧,消抹着痕迹。

有的人,或许一生都为记忆而活,当记忆消散,因果了结时,他的存在也会从世界被抹除。

!

“……Elf……”Jyugo瞪大眼睛,有些难以置信。

在他完全失去Elf之前,他对于这些没有任何印象。

Jyugo生命中迟来的,在阴影里笼罩了十年的空白,最终被“宿命”用无法抗拒的代价填满。

代价是如此彻底,巨大,一点缝隙也没留。

当脑海中的枷锁终于被打开,他想起自己曾经如何对待始终如一的Elf,想起他离开时,Elf迷茫而略带惶恐的表情,他知道,那是让一切变得无法挽回的起始。

在善变的人类世界,仅仅一年便可物是人非,十年,足够让时光将曾经水清沙幼的日子映射成他眼中的沧海桑田。

当他忆起昔日的故事……

Elf离开了。

这是不公平的,从一开始就没有等价代换,所有的一切,不管用怎样荒诞又或美好的方式收场,都只是一场非零和博弈导演的悲惨话剧。

……对不起

 

“Elf!”Jyugo猛地从床上坐起来,瞳孔变成了暗金色。

他的心跳很快,肾上腺素还很活跃,以至于他出了很多汗。

回想着梦境里光怪陆离的画面,Juygo突然发现自己并不真正了解黄发青年,他或他们所见,都止于表面。

Elf,只展现过他为了达到目的的手段和行动。

在Elf还是“室友”的期间,沉浸在静谧中的Juygo会思考人生价值,于是脑海中的邪恶声音就进行日常的冷嘲热讽,举了各种例子,其中有相当大的夸张成分。

夸张,事件扩大化,是那个混蛋爱用的技巧之一。

Juygo有时怀疑Elf恶心他的想法超过了动摇他的念头。

现在,他出狱了,可以躺在柔软的床上,看树枝将月光如幕布般割裂,就像破碎的镜子。

Elf的消失,让他心里缺了一块,每当这时,Juygo会用最有可能的理由来安慰自己,“大概是时间太久,他成了我心里的一部分。”

“啧。”Jyugo一脸无奈。

只有他自己知道,解脱伴随着枯寂的空虚,让黑色的过往被无法言明的灰色侵蚀。因他心里始终无法释然,或许一辈子也挽回不了。

如果某人的消失是当年遗留的最大创伤,那他就成PTSD患者了。

啊,真是,不管走哪都依旧跟着。

就像小时候一样……

 

太晚了,他再也没有机会把那句话说出口,徒留遗憾如钉子般死死钉在他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有点想你……

 

Jyugo翻身侧躺在床上,强迫自己别再去回溯黑色的记忆,但他控制不住想念金发碧眸的少年。

思念。总是最折磨的。因为它似潮水,永无止境地冲刷回忆,带走时光遗留的尘埃。

到底是什么时候他们真正地被命运的厚幔牢牢困住?

背对勾月,银辉温柔地洒落在瘦削的身躯上,勾勒出蜷缩的背影,描摹着不加掩饰的脆弱。

Jyugo静静地呆望着木门,眼里藏着些许追忆和一丝晦明的期待。

很久,他自嘲地咧嘴一笑。

他曾以为自己在命运的施压下明悟了真我,于外界干扰中拨乱反正,看懂了自己的心,可,Elf还是如影随行。

当年事,本已了结因果,他也没有对Elf产生多余的情绪,但随着时间流逝,他开始意识到金发少年就是那侵蚀黑暗的灰色源头。

他,与Elf之间还有一线因果。

这丝线,是未明的情。

Jyugo自己也说不清是为什么,因为他不愿多想,更不愿斩断。

遗憾,是他记住他的方式。

仅此,而已。


评论(3)
热度(30)
 
 
 
 
 
 
 
 
 
© Prometheus | Powered by LOFTER